Voss

吸康微信群,每天被群里的动图,刷到肾虚…

【双康】两个拖油瓶

接上文【警局组】,不接强行也能看!
警局父子组
康2X康纳
大虐伤身,小虐怡情
新人写手,人设乱飞【可能会ooc,但不是本意】
我爱吃肉,不太会炖肉,想学
错别字大王,我爱苹果全键盘

凌晨5点了…为什么一个拥有高等智慧甚至超越人类的仿生人,1千米的路程能开2个多小时…“该死!电话打不通!”汉克在屋内走来走去,嘴里念念有词。当分针移向07的时候,门口传来了老式汽油车发动机的声音,蹲在门口已经被吵醒的相扑,突然冲着门口“汪汪”的乱叫。车熄火了,汉克惊觉地摸向腰间的手枪,“谁在外面!不是康纳,是谁!”门口没了动静,等了几秒后门铃响了。
“汉克,我是康纳,我需要你的帮助。”
“OMG,我不是给你钥匙了么…大侦探也会忘记带钥匙吗?”汉克放下了警惕,伸出左手,打开了大门。
右手还捏在枪把子上,枪身还没别进裤腰带,开门一瞬间,汉克20多年的配枪经验,一触即发,摔门,抽枪,上膛,解开保险,指着康纳肩上扛着的,还穿着RK800型号职业服的仿真人。
“冷静,汉克!冷静!”康纳皱起他的抬头纹,安抚着汉克,“他损坏的很严重,现在已经无法产生交互反应了,没有危险,没有敌人。”
汉克挑了挑眉,偏了一下头重新观察了一下被蓝色液体浸泡着的仿生人,“Ok……先进屋,先进屋…”
关上门后,老汉拿着枪,双手抱在胸口,倚着门看着康纳把RK800放在了坐塌了的双人沙发上,钛透出制服,一点一点渗进布制沙发。
“…你,是不是杀人了……”汉克抿了抿嘴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仿佛在纠结着什么,“仿生人…杀人…ummmm…怎么写的,那个条案…3年?5年?”
“请把烙铁递给我,我需要修复他的创伤组织。”康纳没有回答。
“嗯嗯嗯嗯,等一下等一下。”汉克别起了枪,跑向了厨房,叮叮当当开始找了起来,“他怎么了,那个仿生人,他攻击你了么,模控公司到底造了几个你?不是就你一个么?啊!找到了!”汉克关上了洗碗机的门,走到客厅,开始给烙铁预热(好可怜啊2038年,焊个东西还要用烙铁…)。
“谢谢,汉克…”康纳发现汉克走近了沙发,不再跪在地板上检查仿生人受伤的表皮组件,起身拿起了挂在沙被上的小毛斤,给休克的RK800擦起了脸。
“Wait…Holy shit……”汉克看着挡在他面前的康纳,突然摇着头,侧身垮了一大步,第二次掏出把枪来回指着沙发上的RK800和跪在地上的RK800,“康纳,告诉我,是不是他,在模控大楼,地下49层。嗯?你在哪遇到他的,遇到他之前他就这样了么?你把他带回来了?从进门开始你就没回答我任何问题,你是不是康纳,你被转化了么?”
汉克的声音越来越激进,他开始怀疑面前的康纳是真的还是假的。
“汉克,但是我是真的康纳,看,是我的电子ID。”虚拟屏幕上的id card透着淡淡的绿光,证明面前的仿生人确实是之前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我们一起去办理的,上面有我的神经编号,现在仿生人被强制取消了连接模块,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很抱歉,没有正面回答你的问题。”
汉克放下了举着枪的手,“发生了什么,告诉我,现在!”汉克拉下了嘴角,不耐烦的冲康纳喊叫,要是世界上有好感度评分器,康纳感觉自己的分值在拼命的往下掉。“正视我,康纳,别想隐瞒什么,你一说谎,不需要测谎仪,整张脸都是扭曲的。”康纳,飞快地眨着眼睛,抿着嘴,几次预开口,“好的,汉克,我会全部都告诉你的。”
“所以你在路上看到他了,他向你求救了,你说他变了,和以前在大楼时不一样了,你就把他带回来了?Jesus…我这不是幼儿园,康纳…”汉克惊呆了,他现在好佩服仿生人的天真。他应该辞职,去耶鲁哥乞讨,他过得一定比卡姆基斯过得还舒服。
“我们不是幼儿,仿生人没有这个阶段,不存在物理上的年龄变化,我们的云资料库是世界上最大的资料库,我们拥有…”康纳没有理解汉克的嘲讽,他现在想用尽一切办法让RK800留下来。现在不管他,可能就要真的要彻底报废了。对于这个之前一直被阿曼达控制的同型号仿生人,康纳有着特殊的坚持。
“哦,算了吧,我的图书管理员,你现在这个行为就是幼儿,嘿,粑粑,我捡了一只小狗,他在外面淋雨真的好可怜,我能养他么?他绝对不会咬人的,bla bla bla…come on!他!曾经!想!杀了我们!你懂么,我!和!你!”汉克整个人激动的手舞足蹈,右手上的老式手枪被甩的发出咔咔声。
康纳注视着汉克的右手,怕枪突然走火,开口解释:“仿生人已经解放了,阿曼坦也不见了,我们没有理由再去做这样的事了,都过去,是你让我抛开过去,正视现在的…”面对汉克的不理解,康纳第一次感受到了委屈,仿生人没有做错什么,错的都是人类。
“就是他是不是!我没不讲道理!”汉克咔咔走上前,绕过康纳,一把揪过仿生人的制服领子,“看!ummmmm,什么什么…52!末尾编号52!就是他!该死的,我没记错!”
康纳盯着汉克的枪,情不自禁吓退后了一步,“他很难受,我感受得到,他快不行了。我想救他,他变好了……”康纳要哭了。
汉克看着走上前拉着自己袖子的康纳,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ok,你赢了,烙铁预热好了,修吧,治吧。”汉克自暴自弃的摆摆手,还不忘安慰眼前这个刚刚觉醒1个月都不到的仿生人,他现在的情感脆弱到婴幼儿,分不得是非,见不得悲痛,敏感的不得了 。“还需要什么部件,我现在去人口部门领去。”
“我需要3983v号和1009d号组件。另外家里备用的蓝血不足400毫升,需要补充。”仿生人的脸,6月的天。汉克盯了康纳3秒,转身拿起车钥匙,出门前回头指着床上52号仿生人,说:“我不相信他,等他修好…治好!治好,我们再好好谈一谈。”康纳看着汉克,松开了一直僵直的背,抿嘴笑着说:“汉克,谢谢你。”

求一个康2的称呼,路过的仿生人们,可以留言或私信我,谢谢了。
预知后事如何,看我还更不更新……

【警局组】战后小日常

临近第二天凌晨2点了,底特律警局还亮着灯,为了解决一个紧急案子,康纳已经有3天没有合眼了,目前基本还扛得住,除了有点焦躁,身体机能并没出什么问题,汉克靠着威士忌和咖啡的混合物强撑了2天,昨天下午就被康纳半哄半劝地送回家去了,并保证今晚收尾工作一搞定就马上带着底特律最棒的汉堡回家。而现在,康纳苦笑了一下。
战争结束后,仿生人们…现在该称呼高等非生命聚合体,呵,非生命,人类科学院的定义还真的是科学,非生命还是无机物? 康纳不是第一次这样的失落,这种可有可无,被排除的现象甚至比在逃亡的时候还要严重。汉克不仅一次安慰过自己,“人类都是自私的,都希望自己凌驾与任何生物。” “可我不是生物。” 康纳觉得自己被冒犯了。“你就是,康纳,你在我眼里和人没有区别,别去想那些该死的定义,我也是人类,我也很自私,你希望你能面对自己,别老是太…太敏感,警员都很喜欢你,你很能干,相扑也很喜欢你,我也…!嗯,对吧。你懂我意思了么。”汉克每次讲到这个话题都很不耐烦,右手一直在比划,整个身体都在左右摇摆。“我明白了,你也很喜欢我,对么?我很抱歉给你带来了麻烦。我会努力适应我的情感模块的,不会,那么,感性?”康纳眨了眨眼,他觉得顺着自己整理的数据运作,感觉好极了。
这个出厂只有3个月的宝宝太好懂了,自从觉醒之后,即使已经摘掉了太阳穴的led灯,他的想法每次都暴露在自己的面部表情里,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去防御别人,怎么去隐藏自己的心思。汉克被康纳的直接给吓到了,他是真的懂了,自己的小心思已经被康纳看透,这几天他确实很担心康纳,一个毫无交际经验的理论型天才,他要怎么教?怎么教都不放心放康纳一个人出去和人交际。有时候想想是不是不觉醒才是对他真正好。
“好个p!”
“嗯?!”
“杰弗里净给我找麻烦!啧!”
“安德森副局来电,安德森副局来电,进入自动接听模式。3.2.1”突然响起的呼叫打断了康纳的回忆,“等一下,等一下,不不不不不…”真的好后悔将汉克的号码设置成自动接听,他要怎么和汉克解释,他还坐在警局的位子上等着资料完全上传到档案库啊……
“康纳!汉堡把你弄丢了?!为什么我是饿醒的,我睡了多久?你人呢?车为什么不在车库?你在修路还是造车?你现在在哪?几点了!!还不回家!!!”空荡荡的警局,康纳甚至可以感受到音波在四周墙上的来回反弹,扩音效果极佳。康纳觉得脸有点红,这就是…开心么?
“说话啊拜托,康纳你还好么,你在警局么?”【79% 83%】
“啊!我马上就回来了,我是说,我已经在路上了,抱歉,来不及买汉堡了…”【85% 86%】
“去你的汉堡,你等我,我马上过来”【90% 94%】
耳边传来瓶瓶罐罐丁零当啷的响声。【96%】
“您要来接我吗,可是,可是我已经在路上了,【98% 99%】我们今天吃意大利面怎么样,冰箱里还有…【100%】,还有1km就到家了,副局长,回家再讨论晚饭的事吧,回见。”
快凌晨3点了,康纳挂下电话,关了电脑,急匆匆的往地下车库赶。




我,,,,我tm总觉后面可以开车,我,,我,,,谁来帮帮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可爱向我眨眼睛了,
我死了…


我的油门呢!!这么大一个按在驾驶室的油门踏板呢!!!
啊…康纳真可爱…我死了…

【警探组】战后日常

这软件这怎么发文的,这样么??直接复制么?
求大佬发文,我真的好可怜好可怜的,已经很久没有吃肉了。

康纳总觉得最近脑袋空空的,他又不是人类,报告说只能模拟人类情绪,为什么会有这么莫名其妙,凭空而来的感受。
“嘿,你又在汇报资料么?”汉克站在警局电梯外面拿着车钥匙铛铛得敲着电梯门,斜眼看着站在电梯里的康纳。“嗯…没有,实际上我现在不需要汇报什么了,不完全正确,备案报告还是需要汇报,但是…”康纳很混乱,距离政府正式宣告承认仿生人为21世纪创造的非生物新人类已经有1个月了,虽然社会已经渐渐步入正常,但很明显康纳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更加困惑了。
“OK,ok,那你还站在电梯里干嘛,下班了!开车走了,我们还要去买狗粮,我很忙的新人类,要不是今天要和你办理什么该死的emmmmm,同居协议手册???”汉克打断了康纳语无伦次的解释,摆摆手,大步向前走“同居协议,笑死我了,协议上面写着‘新人类无法控制压抑自己的情绪,同居人应该积极引导,帮助新人类适应社会,如新人类出现过激反应…’哈哈哈哈,过激反应?你会打死我吗康纳,嗯?会吗?” 面对汉克的突然回头,康纳迈步跟了上去:“不会,副局长你的安全是我的工作的第一指令。我们的安全。”
“… 下班了,不要叫我副局长,康纳警员。”汉克顿了一下,继续向前走,“麻烦您迈开步子,我们要回家了,明天还要准时去警局报道,该死的杰弗里搞了什么考勤制度,是你提的吧,康纳,是你提的吧,嗯?”汉克打开了车门坐进了副驾驶室,伸出手对者康纳指指点点。
“我认为这您的身体有好处。”康纳上了车,低下头找车钥匙孔,汉克看着康纳右侧的led闪了一下,下一秒听到了从窗户外面传来的引擎声和从方向盘底下传来的否定声。“不是我提的”康纳发动了车子。汉克浮夸的拿手醒了醒鼻子,挡住了嘴角,他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早起,嗯,他恨这条规定,嗯。